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安钢矿粉掺假事件

    发布:admin 浏览:
     

      安钢矿粉掺假事件

      7月25日开盘,安阳钢铁股价一直维持低位震荡走势。午后,该股震荡下挫。截止14:15,该股报2.23元,跌0.03元,跌幅1.33%。

      背景新闻:安阳钢铁矿粉掺假案存受贿嫌疑 股价创6年新低

      据有关媒体报道,有媒体曝光安钢集团采购的一批矿粉掺假。安钢矿粉掺假案目前还在初查阶段,检察机关初步认定案件具有受贿嫌疑,并已对涉事责任人上网追查。作为安钢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出现这种问题,对企业本身来说有很大的影响,矿粉掺假事件出来后,集团名誉及利益受到损失,更主要的是,让人们容易想到或许背后有些什么事情。提升进货渠道监管,让质检成为行业一个重点,同时要放开监管力度,提升企业的第三方监管,对于企业的各种保障很有好处。

      近日,安钢集团采购的一批矿粉被曝掺假,矿粉质量严重不合格。《每日经济新闻》调查后独家获悉,该案目前还在初查阶段,检察机关初步认定案件具有受贿嫌疑,并已对涉事责任人上网追查。

      作为事件受损方,安钢集团方面目前仍对供货商的名称、货源产地、背景等信息守口如瓶。

      矿粉掺假曝光始末

      6月下旬,这批问题矿粉到达了安钢集团。

      按惯例,货物到达安钢后,要经过多个环节把关:质检部门抽样检测,纪委监督,使用前还要质检。

      但这次,这批矿粉的命运出现两个版本,亦指向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据悉,在原料采购上,安钢集团有严格规定:合同上签有协议,60%品位的矿粉,才是正常价,每低一个品位,安钢会相应扣掉供应方的钱,如低到最低线,安钢可拒付货款。

      在质检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严重掺假的问题,随后马上停止向供货方交付货款。7月20日,安钢集团党委工作部权威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按该人士的说法,当时,这批货明显品位差,肉眼就能看出来,检测时也发现有问题,发现后上报领导,公司领导很重视。

      但该说法与此前大相径庭。安钢集团供应处铁矿科人士曾向媒体证实,起初供应处并不知道这批矿粉有掺假现象,生产人员在提炼过程中发现这批矿粉不合格,最后倒推出是采购环节出了问题。

      多位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粉矿掺假是进入生产环节后才发现的。因为每个钢厂对原材料都采取抽样检测,带有一定随机性。安钢内部人士称。

      据安钢宣传部门提供的信息,这批粉矿,应该是已经投入使用了一部分,只是后来及时发现了。每批货在进厂前都要检测,只是由于不是全部检测,让这批不合格矿有了可乘之机。他说。

      21日,安钢炼铁厂一员工也证实,这批货之所以被发现,是炼铁过程中,发现炼不成钢后才上报。

      不过,安钢党委工作部人士否认了生产中使用过不合格粉矿,并称未对集团构成影响,确实是在使用之前发现掺假后及时上报,没有用它的矿炼出过一吨铁水,之前也没发现过,因为一旦发现,安钢将不再用这家企业的货。

      供货商被曝有行贿嫌疑

      矿粉掺假事件被发现后,供应商曾试图与安钢方面沟通,并表示是不是不小心发错了货,可以重新发货。但安钢发现没几天,就移交给检察机关了。

      7月24日,河南省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王保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安钢也比较着急,(他们)领导也很生气,跟公安司法机关多次沟通,意思是不管牵涉哪个部门哪些人,绝不姑息。

      记者在当地了解到,安钢集团报案后,地方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开始主要由公安机关以掺假欺诈、假冒、以次充好这类(案件)在弄,后来殷都检察院介入调查,按照安钢内部人员是不是行贿、内外勾结,按反贪案件在处理。王保说。

      殷都为安阳市辖下的一个区。目前,市检察院未介入此案。

      一位案件知情者介绍,此次调查由殷都检察机关 对企业以及内部问题进行侦查,公安机关则主要看公司给安钢销售铁矿粉过程中,存不存在构成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我们只能说这一批送来的货,经过检验,不符合合同标准。

      记者从多个信源获知,公安机关对安钢集团多个部门十余人进行了问询和了解,掌握了大量证人证据,最终证明货物存在作假的情况。

      记者还获悉,该起矿粉掺假事件具有行贿嫌疑,正被检察机关调查。

      对于这一说法,王保称,检察院办案,要认定一起受贿行为,除了找到受贿者,还要找到行贿者,现在认定为受贿行为,但抓不到行贿者进行证实,还无法证实犯罪事实。王保说。

      由于案件目前仍处于侦查阶段,在正式立案之前,检察机关对案件如何定性?最终牵涉多少人?尚无从得知。

      或牵出质检腐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安钢集团对应的这家供应商来自河北承德,有矿业公司,且跟它的贸易公司是合在一起的。

      对于涉案企业及其负责人的名称,前述案件知情者未向记者透露,案子还在初查阶段,目前还没有正式立案,万一因种种原因造成这个案件并没有想象的那种构成犯罪,如果过早说出公司名字,会给公安机关办案造成不利。

      奇怪的是,矿粉掺假事件给安钢集团造成了名誉和利益双重受损,但对于这批掺假货源来自哪家企业,上述党委工作部人士、安钢纪委、原料供应处等多个部门,均守口如瓶。运输科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运输科从未参与调查此事,对事件的来龙去脉不清楚。

      运输科主管火车、汽车运输货物,负责人是安钢总调运输科,他一定了解情况;(否则就是)失职,怎么管理的全安钢运输货物?有职工向记者说。

      一些职工则质疑,这起事件可能涉嫌商业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