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那颗月火焚心 在偶遇初恋后迫不及待想要将她填

    发布:admin 浏览:
     

      那颗月火焚心 在偶遇初恋后迫不及待想要将她填满

    每当人们回忆起年少时期的月火焚心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个时候陪伴在身边的那个人,但是有些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再美好的爱情在时间面前都是不堪一击。他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不是很懂什么叫做月火焚心,但是他清楚知道每当遇见这个女孩子的时候他就有月火焚心的感觉。

      

    那颗月火焚心

      

    那颗月火焚心

      

    我几乎遗传了父亲的所有性格,尽管我从来都不喜欢父亲。我一直奇怪,母亲怎么会嫁给他。那时,母亲在电台做播音员,美丽的声音背后是更加美丽的脸。在那个娱乐并不发达的年代里,她让多少人如痴如醉。可最终是父亲赢得了母亲的芳心。

      

    我和父亲的关系很特殊,我们互相都很讨厌,不知是不是因为我们太像了,可在内心里我受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子寒微皱起眉头:我人生的每一步都和他有关。打小我胆子就小,不敢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因为怕被他们打,这养成了我孤僻的性格。我喜欢一个人呆着,小学是怎么过的,我没有多少印象了。尽管没有伙伴,但我过得也还算自在,因为父母的关系,我的功课还算好,自然老师也偏袒一些。

      

    到了初中,是开始朦朦胧胧地有了自我意识的时候,我变忧郁了。班上的男生不必说,连女生都不爱理我,据传我有一张让人发闷的脸,来去无声无息像个影子。但是,自从豆豆出现后一切都改变了。当时我们班上的惯例是自己选同桌,没人选我,所以,几个月来我都是和一张空位子坐在一起。豆豆来的第一天,老师要她选同桌,她想也没想就坐到了我身旁。当时,我觉得心里起了小小的浪花,它带来了一股细细的暖流,流在我久已沉寂的心底。坐下时,她满脸灿烂地和我打招呼,我装作没看见,别过头去。

      

    那颗月火焚心

      

    那颗月火焚心

      

    放学铃一响,我拎了书包就走,她在后面喊等等我。我们两家的住处在一条公交线上,从她来到班上,上学和放学我不再是一个人。但我总是骄傲地昂头走自己的路,她只好紧跟在后面。上了车,我扶着吊环,她就站在我后面,拉着我的书包带,一拉就是六年。

      

    豆豆是个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却有外交家的风范,来到班上没几天就和所有人混熟了。并且,她的朋友圈子迅速地蔓延到整个学校甚至校外。她把我归为她最好的朋友,由此我不再被别人歧视,虽然我还是没有朋友,可因为她罩我,我再没被别人欺负过。

      

    我那个时候没喜欢过她吧?我不知子寒是问自己还是问我,他低头摆弄自己的打火机,沉吟片刻,下了一个结论:我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女孩,我喜欢温柔、沉静带点书卷气的女孩,或者干脆是狂野和妖艳的女生,可是这两种豆豆都不是,她让我感觉不到性别的差异,和她在一起,我没有触电的感觉,她是我的‘兄弟’。

      

    那颗月火焚心

      

    那颗月火焚心

      

    豆豆是我中学时代唯一的亮点,可这亮点没有照耀我到大学。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父亲要我念中文,可是我讨厌他的酸文假醋,我填了所理工类大学。毕业了,豆豆送给我一只书包,我喜欢的那种斜挎的大大的军绿的迷彩书包。中学期间我一直挎着这样一只书包,已经旧得翻起了毛边。可是,谁看见大学生挎书包的?书包夹层里还有一张她穿假军装的照片。我回送她一支钢笔,一首诗。后来豆豆说,我在她心目中就是一个诗人。

      

    豆豆说,她第一次看到我忧郁的眼睛忧郁的脸时就觉得我是一个诗人。我早忘了那首诗是怎么写的,可豆豆说,她永远都不会忘。子寒继续转他的打火机,好像那是一只回忆的发生器。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理工大,而豆豆则去了外地一所优秀的外国语大学。从此我们一直没有再见面,但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联系。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现在这个单位,与世无争地过着平静如水的生活,直到28岁。母亲开始着急我的终身大事,忙着找人托朋友帮我安排相亲,她总觉得我脑袋缺根弦,所以才找不到女朋友。其实,在大学的时候,我暗恋上一个女孩,我最要好的同学的女友。可能是受武侠小说的影响,那时,我们骨子里浸透了江湖侠义情结,朋友之妻不可夺。我在爱的痛苦里度过了四年大学生活。后来,我见证了他们的婚礼,作为他的伴郎。因为我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这直接导致了母亲安排的相亲总是以失败告终,直到康馨出现。

      

    那颗月火焚心

      

    那颗月火焚心

      

    在康馨出现之前我以为我内心装不下另外一个人,但是其实并不是。有一些人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越走越远,记忆也会越来越模糊,但是在某个街景某个角落的一瞬间可能会回忆起那个人,但当思念的大门打开之后,回忆就会像潮水一样涌进脑海中,久久不能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