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河南现神秘古村落 犹如“迷魂阵”人称“迷人

    发布:admin 浏览:
     

      河南现神秘古村落 犹如“迷魂阵”人称“迷人村”

      直阳庙

      在我国广袤的疆域中,很多地方的一些角角落落里有着很多神秘神奇的东西存在着,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探索发现。在商丘睢县,就有着这么一些神秘的古村落,犹如迷魂阵,让人进去之后不辨东西南北,甚至在里面转来转去出不来。

      笔者的方向感历来很好,因为工作的缘故多年来在一线乡村考察采访人文古迹,走访了千余个村落,极少迷方向。然而在睢县河堤乡采访的过程中,一个古村落不但让笔者辨不清东西南北,而且三次探访之后依然要靠指南针辨识方向,由此愈加感到坐落于平原地带的该村布局之神秘。当地村民说,不仅仅笔者是这样,凡是到村里来的人,都会不辨东西南北。据说,穆桂英曾在这里摆过迷魂阵,或是诸葛亮在此摆过八卦阵,才形成如此奇怪现象。而每年来该村考察的国内外探奇者不下于千人。这个村庄名任庄,人称迷人村。

      更为神奇的是,河堤至任庄一带还流传着一些让人揣测不透的俗语典故,如撑死马六,饿死任庄南张庄,东集上东西伸地,地南头,这又是为什么呢?今天,笔者将与广大读者一起探访睢县几个神秘的迷人庄。

      任庄村:进庄犹如迷魂阵不辨南北和西东

      河堤岭寨南500米,有一个被称作摆了迷魂阵的古村落任庄,当地村民俗称迷人庄。得此名是因凡是出河堤岭南门,经过任庄时,去西南小朱庄或去正南马六村的外地人,全部迷转方向。63岁的村民贾正义告诉笔者:外面的人来到俺们村里,没有不迷方向的。有个卖鸡的,在俺庄曾转一天没转出去。俺庄称‘迷人庄’方圆百十里都知道。

      为什么人们到了任庄多会迷转方向呢?贾正义的妻子台景真快人快语接过丈夫的话茬说:老辈人都说,穆桂英曾在此摆过迷魂阵。睢宁柘交界一带,有72座营,那就是穆桂英在那安营扎寨留下的。俺庄就是战场,她在此摆下‘迷魂阵’而战胜了敌人。而66岁的村民任洪立则是另一种说法:在三国时期,诸葛亮与曹操打仗时,在此摆过八卦阵。把这里的地形地势摆布得斜斜歪歪,不东不西,不南不北的。所以,这里容易迷人。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笔者经查阅史料,穆桂英本就是个文学传奇人物,其原型为明末战功卓著的女性军事统帅、民族英雄秦良玉。历史上既然无穆桂英其人,那么由她安营扎寨摆迷魂阵之说也就没有了史实基础。而关于诸葛亮在此摆八卦阵,当时豫东属曹操管辖之腹地,自刘备请诸葛亮出山,只在长江流域、西南和西北地区征战几十年,从未来过这里,所以此说也不可靠。

      那么,任庄被称为迷人庄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笔者进村后,即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平常村落的堂屋一般是坐北朝南,而任庄则是什么朝向的都有,朝南的,朝西南的,朝西北的,朝东的等。57岁的村民任瑞民说:俺庄的房屋朝向与地劲有关。自老辈以来,俺这里的地劲都斜,所以房屋依地劲盖的什么朝向都有,道路也都是斜的,这也是到俺庄容易迷的原因。任瑞民所说的地劲即是地势。笔者对此深有同感,任庄横向穿村的一道主街我认为是东西方向,而实际上是东南、西北朝向。据《任氏族谱》载:明初移民到河南,洪洞迁睢立家园。州城东南建宅舍,以姓名村遂家焉。任氏于明初于此建村之时,这一带河流纵横交错,岭岗高地各抱地势,并非平时的十字形正南正北方向,于是依斜地势而修路盖房建村,形成了至今的村落结构。

      已在河堤乡工作26年的河堤宣统委员、副乡长孙永振可谓是河堤通,在引领笔者前往探访任庄时说:我初到任庄,也是次次迷方向,后来来得多了,才不迷。对于任庄容易迷人的原因,他认为,该村的道路与房屋都斜是主要原因,该村中心点分出的向东、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几条道路如风车形呈放射状,且在外围没有形成循环圈,无论走哪条路如要返回,必须走原路回街中心。

      当地流传的撑死马六,饿死任庄颇耐人寻味的俗语,也与任庄的房屋朝向有关。任庄的一条主街非正东正西方向,而是东南、西北朝向,村里的房屋也依主街而建,因此堂屋大多为西南朝向,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主房朝阴。过去没有钟表,看日头定做饭吃饭时间,太阳正南即吃中午饭。任庄堂屋朝阴(偏西南),以其堂屋看太阳正南的时间已是下午三四点,中午饭吃得特别晚。而任庄南侧的马六村房屋因随孔庄沟河流走向大多建得朝阳(偏东南),正午来得早,约十一点已吃中午饭。因此,当地人以此传撑死马六,饿死任庄。

      河堤集:岗岭河流定村向漩涡地势如迷宫

      任庄村迷人的地势,最初是因依河堤的岗岭走势建村而造成,由此形成堂屋朝阴偏西30°的现状。同是依据岗岭建村的河堤集,按指南针(子午)方向论,也是朝阴偏西30°(朝西南),两村朝向相同。在河堤集西南方向,有个村庄南张庄,与马六村一样,因随村东孔庄沟河流西北、东南走向,房屋朝阳偏东20°(朝东南)。因此,引起了人们的错觉:房屋朝阴的河堤集上的人们,看西南方向的张庄,就好像在河堤集的正南方向,称之为南张庄;而房屋朝阳的南张庄的人们,看东北方向的河堤集,就好像在南张庄的正东,所以称之为东集上。因此,才有当地广泛流传的南张庄,东集上这句不易理解绕人的俗语。

      在河堤集一带,还流传一句东西伸地,地南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俗语。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河堤和任庄称为东西方向伸的地段,而邵楼则称为南北方向伸的地呢?其实,这同样与村庄的坐落朝向有关。在河堤集的东南,有个村庄邵楼,与南张庄、马六村一样,房屋朝阳偏东20°(朝东南)。因此,同样引起了人们的错觉:房屋朝阴的河堤集上的人们,看东南方向的地块,就好像在河堤集的正东方向,称为东西向地伸;而房屋朝阳的邵庄的人们,看西北方向的地块,就好像在邵庄的正北方向,所以称之为南北向地伸,邵庄居于地伸南头。其实,正确的方向应是东南、西北地伸。

      更神奇的是,在任庄村东北角400米、邵楼村西北角的1000米、距河堤岭寨东南角300米处,有一漩涡形地势。人们若站在此地核心点上,发现各个方向的地垄均由脚下而生,延伸向四面八方,就像人头顶上的旋一样,又似一个光源点散发出无数射线。笔者身临其境,仿佛进入迷宫一样,在平原地带实属罕见。人们在此地段分不清东西南北。

      看来,都是方向惹的缘故。而南张庄、马六、邵楼再往南的小朱庄、邢庄等村则恢复了正常的南北朝向,子午方向较为正确。正因如此,河堤岭一带村庄的坐落朝向、地段方向别致情趣,村与村之间的道路方向交错如蜘蛛网般,时至今日仍保留着原始走向,外地陌生人至此最容易迷失方向。这一特殊地貌约有两平方公里,时至今日,还保留着这一不可思议的景象。在1958年至1978年农村土地大规划时,这一带地域是没有规划的死角。当时规划人员无从下手,只好作罢。何年才能规划出东西南北方向来,有待时间来解决了。

      漫雪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路路通

      在河堤岭西北,有一个村名富于诗意的古村落——漫雪村。据《河南省睢县地名志》载:明初,孙氏由安徽涡阳乞讨至此,适大雪弥漫,落户成村,故名。其归属明代属锦翠乡,清代属长岗社,民国属四区长岗,1974年属范洼公社、乡,2005年属匡城乡。全村千余人,以孙姓为主。

      漫雪,是一个村落道路布局十分奇怪的村落。上世纪90年代,妻子去睢县漫雪村找同学,其同学带着去她家里,从村头开始便迂回曲折,七拐八拐之后方到同学家。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个村的道路不但曲折,而且都是丅字形的路: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是堵墙,貌似无路可走了,可是走到墙前就会发现,墙的这侧还有一条南北向或东西向的直路。顺墙向左或向右拐沿路走,不久同样会发现前面仍是一堵墙无路可走的情形,可走到墙前依然会发现丅字形的路。整个村落的道路如此交错相通,犹如迷宫一般。初次进村的人,很容易迷路。加之每条道路又非常狭窄,易守难攻,据说抗战时期村民曾利用此优势,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去年10月,笔者专程到漫雪村考察探访。在60岁的村委委员孙志民的引领下,体验了在村里柳暗花明又一路的奇特现象。孙志民讲,这些断头路的形成,与当初建村时的整体布局缺乏规划有关。又有村民神秘地说,或许这就是老前辈因某种原因布下的局,要不怎么会在初建村时就以卄形纵横主街交于村北部呢?看来,漫雪神奇的村落布局还需继续探讨。

      王行村:村中道路如磨盘进村容易出村难

      在河堤岭西北的后台岗有个王行村,也是一个进得去,出不来的迷人庄,颇具神秘色彩。据该村69岁的村民王国昌讲,常有做买卖的外乡人进入王行村迷路,在村里来回绕圈子又回到原来位置,若没熟人带路很难出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王国昌说:王行村的街道自古没有正街,全部为迂回之路,称为磨盘街。村里的房子,原来都是依磨盘街道而建,不按豫东传统的坐北朝南,只是近些年才改变过来。

      有说法讲,王行村落的布局与古夏王陵寝有关。王行,原名夏陵村,为夏代国王守陵人聚落。明代,王氏族人更村名夏陵为王行。整个村子按照八卦理论布局,村民所说的磨盘,是太极阴阳鱼图的圆周。夏陵居于中心,为八卦阵的基点,以此为中心,向外延伸的小巷纵横相连,似通非通,犹如迷宫一般。外人进入小巷,往往好进难出,甚至迷失方向。而此背后蕴含的则是博大精深的八卦玄机,实乃豫东古村落中的奇景,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