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解放军少将罗援个人资料 罗援的父亲是谁

    发布:admin 浏览:
     

      解放军少将罗援个人资料 罗援的父亲是谁 解放军少将罗援个人资料 罗援,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罗青长之子。少将军衔,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曾在总参测绘学院、石家庄高级陆军学院、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国防大学深造,曾任驻丹麦副武官,曾应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邀请任高级访问学者。兼任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国际战略基金会特邀研究员、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被中国台湾研究会、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北京台港澳交流促进会选为理事。主编或与人合著《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军事预测学》、《国际战略论》、《战略学》、《战略评估》、《伊拉克战争点评》等著作。出访过10余个国家。罗援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家庭的耳濡目染使罗援从小就向往军旅生活,希望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战士。罗援青少年时代最大的愿望是想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当一名军事工程技术人员,报效祖国。 解放军少将、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30日做客中新网《新闻大家谈》时表示,中国走出第一岛链是历史的必然。

      针对我国海军舰队今年通过公海海峡遭外媒大肆渲染一事,罗援少将说,西方国家都要求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要让中国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产品,让中国参与更多的人道主义救援等活动。如果中国海军不冲出第一岛链怎么去履行一个大国的义务?所以,不能一方面让中国行使大国的义务,又把中国封锁在第一岛链,这是自相矛盾的。中国要成为世界性大国必须要冲出第一岛链。

      罗援少将还反问道,谁规定中国不能走出第一岛链?这是法律的界限还是领土的界限?第一岛链就是一个地理的概念,就是日本列岛、琉球列岛、台湾、菲律宾这一线,它既然不是任何国家的国界,中国为什么不能过去。中国走出第一岛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没有违反任何国际法。

      

      罗援的父亲是谁我父亲今年已经93岁高龄了,虽然思维和语言表达能力大不如前,但他对自己的一生无怨无悔。

      今年是中共建党90周年,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对中新社记者讲述了他的父亲罗青长在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经历。

      毛泽东曾经指出,我们要消灭敌人,就要有两种战争,一种是公开的战争,一种是隐蔽的战争。罗青长就是隐蔽战线上的元老级人物,他1918年生于四川,随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与情报工作结缘,此后就没离开隐蔽战线。上世纪70年代,罗青长任中央调查部负责人。作为历史见证者,他经历了许多重大事件。

      罗青长的地下工作始于西安。1938年底,罗青长被派往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他的公开身份是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机要秘书,实则负责办事处的安全保卫工作。次年,罗青长打入胡宗南部,在被国民党称为大特务头子的吴德峰领导下,从事西安地下情报系统的情报搜集、整理和传递。

      罗青长在随时都要经受生死考验的地下潜伏了3年。罗青长曾对罗援提到,有次由于形势所迫,罗青长需将一个装有中共西安地下情报组织绝密文件的保险箱送到城内的八路军办事处,没想到风云骤变,西安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盘查甚严。在进退维谷的情况下,他决定冒死闯关,带着保险箱乘坐黄包车最终安全抵达。胡宗南部中尉军官这套军装则成了他的护身符。

      这段出生入死的地下情报生涯中,除了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罗青长还体会到了爱情的滋味,1940年,罗援的母亲杜希健被分到西安吴德峰情报系统做报务员。那段时光,他们朝夕相处,生死与共,逐渐相互之间产生了爱慕之情。

      日军空袭造成全城恐慌,人们四处躲避,罗青长却看到20岁的杜希健神情自若地守候在电台旁边,爱慕之情顿时升华为革命的爱情。对于父母不平凡的爱情,罗援说:这在隐蔽战线中很常见。他们的婚礼进行曲就是那刺耳的警笛声。

      1941年9月,中共中央情报部成立。同年,罗青长结束在西安的潜伏,回到延安,罗青长的情报工作也就由地下转为地上。解放战争中,他随毛泽东、周恩来转战陕北,负责敌区情报工作和机要工作。毛泽东对当时各情报系统提供的情报颇为满意: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周恩来说,天天都有得用的情报。

      当时,中共各级情报组织把敌人要害部门和战略要地作为侦察重点。中共情报人员中有许多人曾任国民党的高官、将领,甚至就卧底在蒋介石身边。他们大多与罗青长保持密切联系。

      新中国成立以后,罗青长长期担任中共情报部门要职。参与了湘江案、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等重大案件的侦破。1963年,时任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出访柬埔寨,罗青长担任前方安全领导小组组长。在柬埔寨,为确保安全,罗青长临时和刘少奇交换了坐车。时任副总理的陈毅对罗青长开玩笑说:小老乡,这一次你可要当‘替死鬼’了。